登录      注册 ,用户数1566
如果您有任何问题、投诉或建议,可以给我们在线留言哟!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国际
 

我的朝鲜逃亡记

2015年2月3日 来源:

Hyeonseo Lee: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认为我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好的。我大一点学会了一首叫做“无可羡慕”的歌,我觉得十分自豪。在学校,我们用很多时间来学习金日成的历史,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对外面的世界有过太多了解,除了知道美国、韩国和日本是敌人外。虽然我也时常憧憬外面的世界,我以为我会在朝鲜度过我的一生,直到所有事情都忽然改变。当我七岁的时候,我第一次见证了公开处决,但是我认为我在朝鲜的生活很正常。我的家庭并不贫穷。而且对我自己来说,我从来没有体验过饥饿的感觉。但是1995年的一天,我妈妈带了一封信回家是从她同事的姐妹那里寄来的。上面写道,“当你读到这封信时,我家的所有五个人都将离开人世。因为我们已经连续两周没有吃东西了。我们现在一起躺在地板上,我们的身体都太虚弱,准备等死。”我当时非常震惊,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活在我的国家的人们所在承受的一切。在这之后不久,当我走过一个火车站时,我看到一件非常痛心的事情让我难以忘怀。一个奄奄一息的女人正躺在地上,怀里抱着一个虚弱的孩子,那个孩子只能绝望地望着他母亲的脸。但是没有人帮助他们,因为大家连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都无法顾全。

news_20150203_1.jpg

Hyeonseo Lee:90年代中期朝鲜发生了一次严重的饥荒。很不幸地,超过一百万朝鲜人饿死在饥荒里。并且很多幸存者是依靠吃草、虫子和树根活下来的。停电也变得越来越频繁,到了晚上我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漆黑一片,除了中国的灯火通明,只要穿过我家旁的河就是。我经常思考为什么他们有灯火而我们没有。

news_20150203_2.jpg

Hyeonseo Lee:这是一张卫星图,拍摄了夜晚的朝鲜和周边国家的比较。这是鸭绿江,

news_20150203_3.jpg

Hyeonseo Lee:作为着中国和朝鲜边界的一部分。如果你们所见,这条河在某些地方非常窄,窄到朝鲜人能借此偷渡到中国。但是很多尝试偷渡的人死了。有时候我看见尸体浮在水面上。我不能披露太多我离开朝鲜时的细节,但是我只能说那是在饥荒中最艰难的几年,我被送到中国和远亲一起住。当时我以为,我只是和我的家人分开很短一段时间。但是我从没想到,经历了14年我们才得以重聚。在中国,我作为一个没家的小女孩过得很辛苦。我根本不知道,身为一个朝鲜的难民我未来的生活会怎样。但是我很快意识到那生活不但充满了艰辛,甚至无比危险。因为朝鲜难民在中国被视为非法移民,所以我总是生活在恐惧中,我害怕我的身份会被人发现。我会被遣送回朝鲜,去接受悲惨的命运。

news_20150203_4.jpg

Hyeonseo Lee:有一天,我最糟糕的恶梦成真了,我被中国警察抓住并带去警察局接受审问。有人指控我是朝鲜人,所以警察测试了我的汉语能力并且问了我很多问题。我当时非常害怕,感觉我的心都快因恐惧而爆炸了。如果有任何异样,我就会入狱并被遣送回去,我以为我这辈子完了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努力隐藏了自己的恐惧和担忧,并回答了他们的问题。这之后,一个警察对另一个人说,“报告是错误的,她不是朝鲜人。”然后他们放我走了。真是个奇迹。一些朝鲜人在中国到外国大使馆去寻求庇护,但是很多人被中国警察抓住,并被送回朝鲜。这些女孩是幸运的,尽管她们被抓住了,但是迫于巨大的国际舆论压力她们最终被释放了。但还有一些朝鲜人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news_20150203_5.jpg

Hyeonseo Lee:每年,无数的朝鲜人在中国被捕并被遣送,会到朝鲜后,他们被折磨、关押或者被公开处决。尽管我足够幸运能离开朝鲜,我的好多同胞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气。这是个很悲惨的事实,那就是朝鲜人必须要隐姓埋名,如此努力仅仅为了能生存下去。即使他们学会了中文,找到了工作,他们的整个世界也会在顷刻间颠覆。这就是为什么,在隐姓埋名10年后,我决定冒险去韩国。就这样,我又一次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在韩国定居比我想象的更加困难并且充满了挑战。英语在韩国太重要了,所以我必须要开始学习第三门语言--英语。此外,我意识到,韩国与朝鲜之间有巨大的差异。尽管我们都是朝鲜族人,但是我们的内在已经变得非常不同了,由于67年的分裂。我甚至经历了自我身份的质疑。我到底是韩国人还是朝鲜人?我从哪里来?我是谁?突然间,我似乎无法骄傲地称任何一个国家为我自己的国家。尽管适应韩国的生活并不是易事,但是我还是决定准备大学入学考试。就在我刚开始习惯新生活不久,我接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电话。朝鲜政府拦截了我寄回家的部分钱款,作为惩罚,我的家人要被强制搬走,搬到农村的一个偏僻的地方去。他们必须要赶快逃走,所以我开始计划帮助他们逃脱。

news_20150203_6.jpg

Hyeonseo Lee:朝鲜人通往自由的道路是如此遥不可及。要想穿越朝鲜与韩国的边境几乎是不可能的,所以,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我坐飞机到了中国然后再前往中朝边境。因为我的家人不懂中文,所以我得帮助他们在中国穿越2000多公里,进入东南亚。我们在巴士上的旅途有一周之久,好几次都差点被抓住。又一次,我们坐的巴士被拦下了,一个中国警官上了车,他查看每个人的身份证,并开始问问题因为我的家人不懂中文,我害怕他们会被抓住。所以当那个中国警官快检查到我家人时,我本能地站起来告诉他这几位是聋哑人,我是他们的监护人。他怀疑地看着我,但幸运地,他相信了我的话。就这样我们一路来到了老挝,但是我却要几乎花光全部积蓄来贿赂老挝的边境警察。而且即使我们过了这一关,我的家人还是因非法入境,被捕入狱了。在我交了罚金和贿赂用的钱后,我的家人一个月后被释放了,但不久后,他们在老挝的首都,又被抓起来了。那是我人生中最低落的时刻之一。我为了让我的家人获得自由,倾尽所能然而就在快要成功的时候,家人却又要经历劳狱之灾,并且这个监狱离朝鲜大使馆并不远。我在移民局和警察局,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多次,绝望地努力着,希望能把他们救出来,但是我已没有足够的钱来贿赂或是交罚金了。我心灰意冷。就在这时,我听见一个人问我,“怎么了?”我很是诧异,一个完全的陌生人这样关切地询问。我用蹩脚的英文再借助字典,毫不犹豫地向那个人解释了情况。那个人走去ATM机,为我的家人以及另两个朝鲜人支付了出狱的剩余的所有费用。我真心地感谢他,并问道,“你为什么要帮助我?”“我并不是在帮助你,”他回答,“我是在帮助朝鲜的人们。”我当时就意识到那是我人生很有象征意义的一个时刻。那个善良的陌生人象征着我以及朝鲜人最需要的希望。他使我明白,陌生人的善意和国际社会的支持真是我们朝鲜人需要的希望之光。最终,在经历了漫长的旅行后,我和家人终于在韩国重聚。但是获得自由只是打赢了战争的一半。很多朝鲜人和他们的家人分离,并且当他们来到新的国家时,他们通常都只有很少的钱,或者身无分文。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国际社会的帮助来接受教育,英语培训,工作培训等等。我们还可以作为世界生活在朝鲜的同胞之间的沟通桥梁。因为我们很多人都和生活在朝鲜的家人保持联系。我们寄送回去的信息和钱都在内在地改变朝鲜。我是如此幸运,在人生中得到了这么多帮助和启示,所以我想帮助那些心怀梦想的朝鲜人在国际的援助下,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。我又信心你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朝鲜人在世界的舞台上取得成功,包括TED这个舞台。谢谢。

0/255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为您推荐
趣网商城
Copyright © 2014-2022 森林的角落 , All Rights Reserved